北大高材生,潇洒的苦行者

证坤师是九十年代北大毕业的高材生,曾任大学老师,按他的话说,他的同学一大半都在国外了。本来他也要出国,但是一项体检不合格,也就没有出去。他说幸好没去,不然就很难学到正统的密法了。他后来在五台山出家,2000年从福建一路徒步乞食到康藏,走到了亚青。

他一直以淡薄清苦的方式修行,没有自己的房子,也不蓄钱财。因其清贫的道风,藏族都称其为“米勒日巴”。他刚来的时候都是以乞食为主,日中一食,居无定处。后来上师言要多注意身体,修行才能更好地增上,他才稍稍改变。但身上还是从不蓄常物,凡有多的必供给需要的人。身上的钱也绝不会超过两百。

有次他从下面回来,给我一个桔子(那时桔子在亚青还是很少见的),说本来买了一斤,但是路上被一些扎巴都给要光了。我就说:“那你不要给就可以了嘛,他们自己可以买啊。”他想了一下,说:“给你讲个故事:以前,亚青有一个老扎巴,他最喜欢向别人要东西,吃的、用的,牛粪、丫丫柴都会要,大家看到他都要躲着。后来他去世了,法王说,他已经在莲师的刹土,凡是和他结过缘的,以后都可以得度到莲师刹土。原来,他是为了和大家结缘才专门去乞讨的。当时有很多不喜欢这个老喇嘛的人都赶紧念很多的忏悔。”

正如世尊所言“凡努力修法的人,必定不会为食宿所担忧”,证坤师就是这样的。在他没钱或没地方住的时候,总会有人来帮助他,这么多年过来了,他依然还是有吃有住,一副悠悠然的样子,而且他从没去过县城。

证坤师对修法很严谨,每天早上很早就听见他念诵的声音,每座他都会认真地观修前行很久,才开始修上师瑜珈。也许是他对于前行的观修深刻,所以修法会很精进。从他口里是听不到任何人我是非的。

冬天的闭关又快要到了,他每年都会步行一天到一个远处的寺庙里去闭关。据说要过两座大山,还要过一条河,我当时还想跟他去那个寺庙看看,但是听他说要走一天的路,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因为他每年都会在那个寺庙闭关很久,所以有一间专门的屋子留给他用,当然也不会很好,但是他对这些不会在意的。他说上面的寺庙里有位老活佛很老了,眼睛很早就看不见了,别人给什么供养都不要,如果要是供灯的话,他就会非常开心。所以他每次上去都要带几包酥油供灯。

证坤师一般会在山上住到闭关结束后才下山,有一年都到夏天了才下山。我说以为你在上面成就了呢。他说闭关一百天后觉得很好,就又闭了一百天……

可能是长年苦行的原因,他很瘦,胃也不好,那次他去见上师,上师告诉他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要去汉地调理一下身体。按他的想法是打算一直住在藏地,但上师说不能太执着,以后修行的路还长着呢,所以也要注意身体,他这才下山去。走时他把自己的东西都拿给我,说:“如果有需要的人就给他们用,自己就不留了,谁能知道哪天就死掉了呢。”然后就很潇洒地走了。

以前来藏地求法的汉人很多都是这样,走的时候会把自己的东西分给大家,房子也留给需要的人住。从他们身上我也学到了很多。上师说过,对于一个学佛的人来讲,最重要的除了上师就是自己的道友。上师指引你方向,善道友可以鼓励帮助你。在修行的路上,一个人走是很孤独很辛苦的,道友的力量不可缺少。即使是自己的父母,如果不学佛的话,那下一世能再相见的缘分也就很小;但是道友不同,因为大家都是修善法,以后再相见的机会就会很大,所以密宗强调金刚道友之间要和合。

证坤师现在别处闭关,大概还是在亚青的老做派,潇潇洒洒的风度吧!希望他一切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