饥饿的回报:一个关于为什么吃的少能增长寿命的新观点

饥饿的回报:一个关于为什么吃的少能增长寿命的新观点

研究者提出了新的进化的原因是关于为什么实验室喂食少的动物能活得更久一些?

当线性虫,果蝇,老鼠和其他的实验室动物吃得少的时候,他们能活得更久更健康一些。否则它们会寿命短一些。灵长动物甚至人类都能从中受益,这就是为什么研究经费能大量被投入的现象的原因。但是同时出现了一个令人疑惑的问题:为什么生物首先演化出这样的一个机制?研究者已经承认这个最流行的理论不是那么的符合进化论上的理解,并且它们在这方面提出了新的解释。

这个突出的理论牵涉了在食物匮乏时期动物的生理情况。当生存环境好的时候,自然选择会倾向于那些投入很多能量在繁殖上面的机体身上。然而在生存环境恶劣的时候,动物们会更少的繁殖后代,会将珍贵的营养转移给细胞的修复和循环这样它们就可以幸存直到饥荒结束,然后新的繁殖重新开始。细胞修复和循环是抗氧化还有抗癌的本质所在。这就能解释为什么实验室未喂饱的小动物能活得更久还有很少有年老的病史就像癌症和心脏病。

MargoAdler对于基本的细胞路径表示赞同,但是她不是很肯定在进化论上的推理。Adler是一位来自澳洲南威尔士的进化生物学家,她表示这个流行的想法依赖于一个大的假设上:从自然选择的偏爱出发能量会从繁殖后代转变成为自我生存,因为这样是从长计议。只要它们幸存下来了它们就能繁殖下去。

她说,“这个想法仿佛是事实一样在文献中被一次又一次的被重复,但是这样还是不能在进化的理论上被证实。”

她认为,问题在于,那些野生的动物不能像是实验室的动物一般有一个长久的,安全的生活。取而代之的,它们不止是受到了饥饿的要挟,而且是掠夺者和病原体,还有突发的灾难和恶劣的自然环境的影响。它们甚至还要面对日常食物的限制对生理方面的威胁,包括了对免疫系统的压制还有艰难的自愈和感受强烈的严寒。

这些众多的原因,延迟繁殖直到食物更充足对于野生的动物来说是个很大的冒险。因为死亡触手可及。

现在就繁衍下一代则为上策,Adler说过。她提出的这个新假设坚持在饥荒时期动物加快细胞的修复和循环,可是呢,它们这段时期这样去做的目的都是因为要更多的创造子嗣。而不是等到饥荒过后。它们是要“在最坏的状况下创造最好”使它们在目前的健康状态最佳化。她说,“这个高效的模式是动物们都热衷的。”Adler和同事RussellBonduriansky在三月发表了他们的理论。

其他的研究者则认为Adler的理论在寿命较短或者是繁殖成本较低的物质身上能说得通,就像是苍蝇和老鼠。但是这个理论在不同生物群体中还是存在问题的。鸟类还有其他的哺乳动物花费了大量的精力在它们的繁衍还有对后代的照顾中了,这雨他们来说比起果蝇,它们面临着更大的风险在饥荒时期去繁殖下一代。对于一些物种来说,它们会需要很大的能量去繁殖后代以至于它们的身体本身会在食物匮乏时期防止它们怀孕。一些生命较长的物种(包括人类)他们一般会更好的存活机会,所以它们会等到他们食物充足的时候才繁衍后代,传递基因。

Adler,她承认,“因为在野外很难控制动物的饮食,所以没有人能限制野生动物的饮食。”无论她的假设能否被载入生物课本,她的研究还是可以对防止老年疾病的新奇方法有帮助的

更多信息: qq好友/查银行卡流水/银行卡/开房记录